山東省地質礦産勘查開發局第三地質大隊
文學天地
我的位置:地礦文化 > 文學天地
我們堅持的平凡
發布時間:2019-06-04
  |  
閱讀量:
  |  
字号:
A+ A- A

汽車在戈壁上飛馳,我和同事小馬坐在皮卡車裡一邊唠着家鄉的海鮮一邊不斷吐出嘴裡的沙子——今天又到了一周一次采購給養的時候了——基本上我們會盡量準時的下山采購,全工地四十多口人一周的口糧就全靠這輛跑兩步就喘粗氣的皮卡車還有我們中幸運的那兩個人。也許這車也和我們一樣,一邊在克服高原反應一邊在思念海邊悠閑的時光和熟悉的身影。

工地位于柴達木盆地邊的高寒山區,人迹罕至。其實,不但是人,動物也見不到幾個。所以我們經常會把看見鳥的那天當成幸運日。

五月的初夏,本應風和日麗,陽光明媚。這裡的氣候卻像極了姑娘的小脾氣,時而狂風暴雪,時而委婉涕泣,偶爾轉晴後的熱辣,也會讓你焦頭爛額,脫掉幾層皮。作為土生土長的海邊人,大老遠來到壯觀的戈壁灘上,經曆的必然是驚訝,興奮,然後是高原反應、思鄉、掙紮、抉擇。同事們都有這樣那樣的感觸和情懷,而我總是充當一個傾聽者,聽每個人訴說自己“不凡”的往事和平凡的家事。不止一次,我會看見消瘦的身影在飯後默默地爬上山脊,找到有信号的地方,開心的看着手機那頭的妻兒;不止一次,我會聽到帳篷内極力壓抑着對老母親的關心和抱歉,不斷更改着自己返鄉的日期;不止一次,我不經意間發現那些收到遠方關懷後的眼淚,未及成流便深深浸入他們飽經滄桑的皺紋和傷口。

可是,工地依然被歡笑包裹着。大家都知道,除去對家人的歉意,最能讓我們堅持下去的就是身邊這些同甘苦,共進退的戰友。每當交班後的工作餐,大家端着飯盒坐在火爐前,談笑風生。遞給他的一支煙,傳給你的一把糖,都會帶動一陣爽朗的笑聲。這個時候我才發現,身邊原來有歌迷,有茶友,有木匠,有樂手,有向往舞台的小期許,有坐看時政的大沉着,有曾經滄海難為水的小遺憾,也有豪情壯志不言愁的大氣魄。一群人七嘴八舌的交流着,伴着升騰的火焰,仿佛驅趕走的不止嚴寒。

很多人對地質工作者的認識永遠停留在草帽膠鞋斜挎包,戈壁沙漠無人區。他們認為這樣的人怎麼會有理想,這樣的人怎麼會有情調,這樣的人怎麼追得上潮流,這樣的人怎麼擁有那精彩的過往。誰又能想到,就是這樣的一群人,背後是一個個被銘記的記錄和豐碩的成果,正是簡單無趣的我們取回了造福一方的真金、真經,支撐着三院乃至山東地礦多年的輝煌。

我用十多年的光陰,踏着前輩的腳印,去給自己雕刻一幅地質人的憧憬。别人不能理解我們為一件簡單的事情做出的犧牲,就像我也不能理解那些和我一起開始卻中途退出的“機靈”,他們聰明的選擇了退出,而我卻幸運的找到了安甯。用我自己對地質人的理解,我們就像西天取經的苦行僧。即使沒有唐三藏一身聖光的庇護,也沒有孫大聖上天遁地的本領,但我們有踏實堅持一往無前的意志。

雪又大了,冰雹砸的帳篷嘩嘩響。談笑的熱情沒有受到一點影響,鑽機用更大的轟鳴倔強的與天氣對歌。我添了幾塊煤,火焰跳着舞升騰了起來。不斷湧進的有志青年就像這煤塊一樣,助燃着地質事業蒸蒸日上。

有人端起了杯,以水代酒,祝願家人幸福健康,祝願自己多吃不胖,祝願祖國不斷強盛,祝願三院重鑄輝煌。飯盒水杯輕輕的撞在一起,咽下了一路的坎坷和心酸,也吸收了溫暖和力量。

望着我身邊的“平凡人”,我無法不堅定自己的信仰,我堅信我們做的是一件很不“平凡”的平凡事,也終會創造一個很不簡單的大場面。